您的位置:首页 > 教育手记 > 正文   
今日看点 更多
·浙江校长问衡水中学“是在办学还是在办厂?” ·恢复小学留级制度有必要吗? ·"最郁闷校长"引发家庭教育反思 ·两会期间教育部长都说了啥? ·家长:请不要和孩子只谈学习 ·8000名中国留学生被美国院校开除! ·了解孩子的隐形安全线,要有“悬崖意识“ ·13岁女生花重金打车会网友 ·80后父母的“二次成长” ·父母如何增进和孩子之间的感情? ·马云要创办学校,这会是一所什么样的学校? ·女孩听父母想要二胎后大哭 ·你们好像是孩子的“假爸妈”
 
专家视角 更多
·孙云晓:父母不要强迫孩子许下承诺 ·俞敏洪:不读书,恰恰放弃了竞争的最高手段 ·孙云晓:教育的有效方法就是让孩子不断体验成功 ·蒋勋:分数越高的孩子,父母越要特别小心 ·孙云晓:怎样做才能让孩子避免染上网瘾? ·赵忠心:《谁在炒作天才儿童?》 ·俞敏洪:我用这三招让女儿主动爱上学习 ·陈默:为什么现在儿童心理问题成几何级增长? ·孙云晓:所谓“差生”都是冤假错案 ·当儿童教育上升到社会问题,家长该做什么? ·于丹:孩子夹在老师与家长间“喘不过气” ·孙云晓:孩子爱看书却写不好作文怎么办? ·孙云晓:孩子顶撞父母怎么办?
 
  教育手记
孩子学习成绩好就“一俊遮百丑”了吗?
         发表时间:2017-04-13 16:48:52  文章来源:中国铸基铸基教育网 孙金龙
 
         2003年5月26日晚上7点多,江苏省泰兴市发生了一起杀人案,一位六十来岁的妇人被杀死在家中。泰兴警方经过检查,死者腹部、胸部、颈部等部位布满刀口,一共中了74刀。在凶案现场,血迹遍布客厅和院子。泰兴市刑警赵宏林和同事找到几个不完整的足印和掌印,还提取出几滴并非受害者的血液。但受到当时技术条件的限制,这些痕迹仅能确定凶手应该是一名15-30岁的男性。专案组将希望寄托在了一项当时最新的技术——DNA指纹图谱上,不明身份者留在现场的血液被紧急送往泰州市公安局进行检测。当时,国家公安系统内的DNA数据库还不够丰富,送检血滴透露的“密码”找不到匹配对象,不得不孤零零地待在原地,等待有一天被激活。
  据赵宏林介绍,为了这起案子,泰兴市公安局成立了专案组,江苏省公安厅也派遣专家协助调查。全市600名左右警察出动了将近400人,他们调查了凶案现场附近几乎全部有前科的人但没有线索,随后把调查重点转向了与现场一路之隔的一所中等职业学校。因为这所学校的学生素质相对比较低,坏孩子多一点,学校17岁以上的男生全部要见面问话,15岁以上的也要查阅档案,但没有任何线索。
  因为受害者身中74刀,赵宏林和他的同事当时怀疑可能是起“仇杀”。专案组调查了死者的社会关系,都没有发现可疑对象。受害者的家庭在当地称得上是“富人阶层”,“财杀”是专案组考虑的另一种可能。但随即他们就否定了这一推测:死者身上和家中没有丢失任何财物。这种情况下,死者的丈夫王伯官成了怀疑对象,他是当地一位小有声望的民企老板,有外遇,但大规模排查和有针对性的调查都没有确凿证据。可是,王伯官从此走在街上都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,就连他的子女也有点相信父亲“雇凶杀人”,父子父女间总有种说不清的隔阂。事发后,死者一家人都搬离了原来的那栋房子,到2010年,院子里、房顶上长满了杂草。因为妻子遇害时,王伯官待在厂子里,他便发誓,案子一天不结,就一天不回厂房。没过几年,这家曾经的明星企业就宣告破产。
  从2003年到2017年的14年间,泰兴公安局每年都会把这起案子“过上两遍”。与此同时,全国公安系统的DNA信息库也在迅速扩容并不断完善。2014年,泰兴公安局建立了自己的DNA鉴定实验室,泰兴公安局刑事技术科的警员从铁皮柜里取出那两滴血迹样本,技术人员重新找到了隐藏在这两滴血迹上的那串密码;以后的每天早上,这串密码都会被拿来与信息库进行比对。不管是当年参与办案的赵宏林,还是刚刚进入警队的新警员,都静静等待着密码匹配成功的那天。
  2016年1月,上海警方抓获了一个盗窃团伙,并在上海看守所提取了这个团伙每一个人的血样。今年1月,在泰兴公安局刑事技术科每天例行“碰信息”时,当年在命案现场提取的血滴里的那串密码终于被重新激活,民警听到了激活的提示音,电脑屏幕上弹出了一个对话框,提示这串密码与上海的一起盗窃案的嫌疑人的DNA密码匹配成功,这起被隐藏了14年的案件终于水落石出。接到凶手被抓的电话后,王伯官“大哭了一个下午”。但是,谁也没有想到的是,这起案件的杀人者竟然是国家级示范性普通高中、江苏省四星级重点高中泰兴中学一年级学生宋成,当年他才15岁。更令人想不到的是,宋成的杀人动机竟是“让她闭嘴,我怕我爸知道”。
  直到案件真相大白,宋成的初中班主任张宝华仍然记得宋成是个“聪明的男孩”,他的成绩长期稳定在班级前5名;他还是班里的团支书,口才好,组织能力很强,经常主持班会。在张宝华看来,宋成的优秀离不开他的家庭教育。他写好作文,父亲会改一遍,再让他誊抄一遍,交到班上就是“第一”,被老师当范文念。他痴迷看小说,父亲就给他写长信讲道理。回到家,他要先找到父亲,恭敬地喊一声爸爸。犯了错,他会跪在父亲面前。母亲则将慈爱做到了极致,直到宋成上中学,她还在给儿子打洗脚水、陪写作业,儿子稍微显露的负面情绪都能让她落泪。
  因为父母严格控制他的外出时间,直到高中毕业,宋成能记起的最后一次在外玩耍也是小学时,放学后在河边玩石子。读初中后,他父母不允许他去同学家里玩,或者出去玩。“看闲书”也是被禁止的。冬天的时候,爱看小说的宋成会躲在被窝里,用电热毯的指示灯照着书。即使偷偷把一些时间花在了喜欢的事情上,宋成还是考进了“泰兴最高学府”泰兴中学。人们也都相信,只有“好孩子”才能考进泰中,那里不可能有“坏孩子”。有一天,“好孩子”宋成溜出教室,逃出校门,骑车来到学校旁边的鼓楼街。那里有不少网吧,他想上网看会儿父亲总不让他看的小说,进入另一个世界,忘掉其他的事情。
  但令宋成没有想到的是,到网吧门口才发现自己没带够上网的钱。当时是晚上7点多,离晚自习放学还有一个小时,他开始慢慢悠悠地往家走。在这个过程中,不知道哪根神经刺激了他,走一所院子前,他第一次有了“做一笔”的想法,想搞点儿钱。于是他爬到院子围栏外的花坛上,这时一个女人大喊起来。宋成转过身,几乎与女人面对面。出于本能,他想逃走。但这个女人不停地喊“小兔崽子,你是谁,你在干什么?”宋成那一刻脑子一片空白,所有的想法不过是“这件事不能被我爸知道”。因为从小长到15岁,宋成对父亲权威的恐惧让他拥有了一种条件反射:“我做所有错事,第一时间的反应就是,如果被我爸知道了会怎样?”每次做错事,他不是挨打,就是要听父亲讲“至少两个小时不重样的道理”。而父母对他的关爱超出了他的想象,比如母亲给他洗的衣服,父亲如果觉得不好,会再给他洗一遍。上中学时,父亲常常请班主任吃饭了解他的情况。大学时,每学期父母都会到宿舍,为他铺上一床新被子。宋成父母对宋成的安排也是无微不至,比如大学选什么专业、毕业做什么工作、和谁结婚、要不要生孩子这些事,都来自“父亲的安排或要求。”
  当女人喊叫的时候,宋成原本可以沿着小巷就此跑掉,但他不知什么原因却转身伸手去捂女人的嘴,可是换来的却是更响亮的“救命”声。于是,宋成掏出随身带的刀子捅了上去,一边捅一边往屋里拖人,直到自己没有了力气,女人没有了声音。整个过程大概只有五六分钟。再后来,他骑上自行车朝家走去,一路上没有人注意他,一切都一如往常。
  因为泰兴公安局没有把泰兴中学作为排查对象,所以,宋成躲过一劫,但此以后他的成绩一路下降,从90多分到80分、60分,直到50分。高二时,他曾经爬上窗台想自杀,不料母亲忽然出现。高三时,在一个大雨天,他闭着眼睛骑车,渴望车祸降临,但他的阴谋都没得逞,一直到参加高考,这个曾被父母老师寄予“北大清华”期望的男生只考上江苏的一所三本院校。
  宋成上大学后就在外面租房,他怕在宿舍里不小心说出梦话,更怕经常出现在他梦里的那个满脸是血的老太太。他从不睡床,觉得床下有人,从大学起,他就睡在地上或者沙发上。大学毕业后,他去往上海,进入父亲安排的国企上班,他住在父母置办的房子里,迎娶了父母认可的妻子,并按双方老人的意思,跟妻子生下一个孩子。在别人眼里,宋成过着“有车有房有妻有子”的体面生活,但在别人看不见的时空里,他赌博、盗窃,从大学毕业到2016年8月,宋成欠下了200多万元赌债,他想用那样的刺激冲淡对杀人回忆的恐惧。但他的父母和岳父母分担了他的赌债,可是他马上又要求和妻子离婚。岳母把他的儿子带到民政局,希望用孩子挽回他们的婚姻。宋成冷静地说道:“我只会伤害最亲近的人。”坚持离婚。事发以后,宋成的前妻回忆,宋成每次看孩子的眼神,“都好像是在看最后一眼”,可是这个深爱孩子的父亲却不愿儿子叫他爸爸。他的前妻认为,可能是因为儿子越长越大怕事要是曝出来,就把儿子的一生毁了。
  在宋成看来,如果14年前他父亲知道他杀了人,他一定会自杀。但现在,他相信父亲不用,因为这些年他已经做了足够多让他失望的事情。但让宋成想自杀的是在他回到泰兴的第二个星期,他从看守所的民警那里得知,自己其实是父母领养的孩子。此之前他曾经想过,“大不了把命还给爸妈”,但他连这个资格都没有了。
  重点高中学生杀人口这个事情表面上看到此就结束了,但没有结束的是这个悲剧为什么会产生?孩子学习成绩好就一俊遮百丑了吗?如果家长们只让孩子成才,不让成人,恐怕还会有李成、王成等。北京华夏正源教育科技研究院院长孙金龙(微信:sun235100;QQ:442466171)认为,宋成之所以会做出那样的事情,根源在于家庭教育,很多孩子没有输在起跑线上,而是彻底输在了家庭教育上。有六点值得家长们反思。
  一是家庭教育最重要的是教给孩子如何做人,做人最重要的是珍惜生命,不珍惜别人的生命就是不珍爱自己的生命。宋成伤害了别人的生命,也将伤害自己的生命,这种伤害已经延及到他的孩子及他的亲人身上。
  二是孩子的健康成长比成绩重要,而很多父母却把成绩当作衡量孩子的第一标准,只要成绩好,“一俊遮百丑”。这种标准很容易造成孩子心理不健康,只有心理健康才能克服困难。宋成出事后在沉重的心理负担下学习,所以成绩一路下降。
  三是任何孩子的成长过程都不是一帆风顺的,在此过程中父母不给予孩子约束和管教是绝对不正确的,但如果矫枉过正则适得其反。如果宋成的父亲对宋成所犯错误能正确看待,不是打骂,而是正确分析以后怎么才不再犯,那么他的权威就不会让宋成有“恐惧”感和“条件反射”,宋成就不会因怕他爸“知道”而杀人灭口。
  四是随着孩子的成长,孩子自己能做的事情一定要让孩子自己做,不能给予“无微不至”的关怀,那样只会让孩子将来什么都不会做。同时,父母在孩子升学就业方面可以提出自己的参考意见,但不能替孩子做决定。按自然规律,父母要比孩子早去世二三十年,如果孩子在父母去世前还都听父母的,那么,父母去世后听谁的呢?也许有的家长会说听孩子自己的,但一个从来没有给自己做过主的孩子,即使给他空间给他自由,他知道怎么做主吗?
  五是家长一定要要透过现象看本质。孩子成绩优秀,有时只是表面现象,近年来优秀孩子不出问题则罢,一出问题就打父母一个“突然袭击”,像复旦大学投毒杀人案、像北大弑母案等等,原因就是问题积累的太多了,一发便不可收。父母应当是孩子最贴心的心理咨询师,孩子有问题,父母应当最先知道,而现实是父母是最后知道的人,比如孩子早恋。
     六是家庭教育方向了,教育孩子上就会事倍功半甚至一无所获。泰兴公安局当初没有把案件的侦破对象放在泰兴中学,是因为他们认为这所中学的学生都是好孩子,好孩子是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的,结果虽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也没有把案子破出来。家庭教育也是这样,如果父母把方向搞错了,孩子的教育就是费“十”牛二虎之力也教育不好!(文中“宋成”为化名)
  (声明:本文为北京华夏正源教育科技研究院院长孙金龙原创文章,任何载体转发时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姓名,愿意探讨家庭教育问题,请加孙金龙微信“sun235100”或QQ:442466171,加时注明“探讨”)

上一篇:家长应从泸县太伏孩子死亡中反思什么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 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版权声明 | 法律顾问 |
版权所有 中国铸基教育网 京ICP备13010889号